村党委书记挪用了巨额资金投资股票. 媒体: 没有办法用公共资金来管理私人资金! (1)

原始名称,绝对不能使用公共资金来管理私人资金!

最近,《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了浙江省临海市杜桥镇楼下村党支部书记郑洪波的违纪行为. 在这种情况下,郑洪波不仅截获了大量村民的失地保险和养老保险基金,还挪用了庞大的集体基金来购买彩票和股票.

公共资金的姓氏是Gong,您不能随意使用它. 但是,近年来,随着理财产品的增加,一些党员干部实际上已经提出了公共资金的构想,利用公共资金进行借贷,股票交易和购买理财产品. 他们从中获利,开始了“借鸡和蛋”的梦想.

认为只要不贪心或被占用,使用公共资金来管理私人资金就“没什么大不了”

国家对财政资金等公共资金的管理和使用有严格的规定,《党纪条例》明确禁止党员干部违反规定使用公共资金进行财务管理. 但是,在贪婪的驱使下,党员干部仍然很幸运,可以借公款为自己赚钱.

在举报的案件中,党员干部利用公共资金以各种方式管理民间资金. 一些党员干部私下将公款存入个人或亲戚朋友的账户,以期达到“公款上缴单位,个人利益”的目标. 2015年3月,原浙江省农业科学院东阳玉米研究所所长,党支部书记,局长江云才指示其下属将公司账户内的40万元转入其女儿账户. 为了掩盖,姜云才还以女儿的名义重新开设了一个证券账户.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江云多次重复了自己的技巧,并将公共资金转入了自己的帐户.

除了私下存放公共资金以获取个人利益或挪用被扣留的公共资金购买健全的金融产品外,一些党员和干部还不够贪婪,他们选择使用公共资金投资股票或向高利贷. 谋取巨额利润. 从2007年到2014年,江苏省台州市教育局国际合作与交流处原副局长王春霞对台州姜堰区里菜实验学校和台州实验学校这4所学校的学生进行了31次挪用. 出国考察个人购买银行理财产品和新股支出超过1083万元.

使用公共资金进行财务管理与某些党员干部的误解以及of幸心理有关. 他们认为,挪用公共资金购买理财产品,只要它们不贪心或不被占用,它们将在一段时间后归还,没人知道. 后来,王春霞说: “购买理财产品有很高的回报. 只要按时付款,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

此外,为了达到不被发现的目的,一些党员干部在挪用公款遮掩人眼的过程中也会采取一些小技巧. 一些公共资金由诸如财务人员之类的人直接处理,他们利用“时间间隔”私下存放公共资金并伪造凭证以保护自己;一些部门负责人利用其下属公司“使自己保密”,并将其下属公司视为个人小金库.

2016年10月,湖南省衡阳市对湖南省启东县朱家社区党支部原书记周和平,前成员彭志勇进行调查并举报了侵占土地补偿款的分支. 彭志勇挪用了300万元用于个人银行财务管理,以获取收入,然后挪用了200万元,借给了一家民营企业以获取高额利息. 在此过程中,彭志勇用银行的300万元存款利率在朱家社区居委会的银行账户中存款14,000多元,其余17.3万元作为自己的存款.

系统存在漏洞,监督不到位,公共基金和私人财富管理机构可以利用它们

除了主观原因之外,借用公共资金进行财务管理也可以成功,这也表明单个单位和部门在制度和监管上仍然存在缺陷. 有些单位在日常资金监督中存在漏洞,缺乏有效的监督机制. 一些金融体系不健全,为公共基金提供了违反法规管理私人财富的机会.

从当地通知中不难发现,由于权力集中和缺乏,许多私下挪用公共资金进行财务管理的党员干部并不高级,许多是单位的出纳员和会计师. 这些人运用强大的监管手段,使用公共资金. 管理私人资金不仅易于操作,而且难以发现. 2010年至2014年,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公路管理局财政司司长毕正峰挪用公款1180万元用于股票交易. 2011年,毕正峰兼任会计师.股票配资平台,在股票市场上损失了太多的钱,无法及时弥补,从而导致他的单位帐户出现亏损,并且一些正常业务无法进行. 但是,在过去的四年中,没有人注意到他违反纪律或法律公司公款可以炒股么,这表明该单位的管理混乱.

黄志辉,江西省壶口县第二中学财政部前副主任,负责收取学校的各种费用和补充学费. 从2015年3月至2015年5月公司公款可以炒股么,他将以自己的名字保存相关信息. 将费用转给朋友,并要求某人代您买卖股票. 调查发现,黄志辉很随意地挪用了公共资金,这与学校财务管理松懈无关.

江西省福州市临川区纪委副书记邓宝良说: “不完善的财务管理制度导致了公共资金,闲置资金和“货币”等项目的私人存款. 有机会. ”

除财务人员外,某些部门的最高领导者拥有过多权力,从最高领导者到“支配手”. 他们想做的事情不会经过集体研究或民主决策程序. 这完全是他们自己的决定. 根据需要盗用. 如上所述,浙江省农业科学院东阳玉米研究所所长,原党支部书记姜云才要求其下属将公共资金存入女儿的账户. 市纪委负责人认为,由于缺乏长期监督,“冷门”已成为“独立王国”,导致姜云才等人受到纪律处分.

编织密集的系统笼子,打破了“借鸡产卵的梦想”

挪用公共资金进行财务管理与缺乏权力约束直接相关. 要加强对干部权力行使的监督,严格执行财务纪律,始终限制权力. 今年三月召开的国务院第五次廉政工作会议强调,要严格执行金融纪律,严肃查处小金库,截留,挪用,欺诈性收购,挪用和挪用金融资金等违法行为,努力整顿公共资金用于利息和使用的私人存款. 违反投资和财务管理等条例,为公共利益安装用于公共资金的“安全锁”和“防盗门”.

要解决挪用公款进行财务管理的问题,我们必须将权力置于制度的笼子里,尤其是最高领导者的权力. 严格执行民主决策和讨论程序,应当集体研究大笔资金的使用,禁止少数人拥有最终决定权. 目前,很多地方已经建立了高层领导者不直接负责人事,财务,项目建设配资平台,物资采购和行政审批的制度,形成了相互监督,相互制约的机制.

除了加强对电力的限制外,我们还应该增加系统建设. 如果有些地方实行储备金限额控制,则单位账户业务员的储备金限额控制在10000元以内,主要负责人和单位负责人需要签署并批准5万元以上. 当然,如果制度到位,我们仍然需要加强监督检查. 我们一定不要让系统写在纸上或大喊大叫.

“为了控制违反法规的公共资金使用来管理私人财富,必须采取预防措施,在事件发生期间进行监督,并在事件发生后进行惩罚. 必须对违纪行为进行迅速调查和处理,并通知必须增加,涉嫌侵权的人必须坚决移交给司法机关. ”江苏省建湖县财政局纪检组组长杨晓霞说: “近年来,建湖县深化了国库集中审计制度改革. 各单位取消了资本金账户,建立了财政零余额. 帐户,持有和管理的帐户权力属于财务,并且实时监控每个财务资金的流量和支付过程的所有链接,以实现“单位结算,中心付款”,并防止个人从源头上挪用公款进行财务管理. ”

下属在使用公共资金进行财务管理方面存在问题,主要领导者无论是否参加,都承担相应的责任. 对于此类问题,不仅必须对当事方进行惩罚,而且还必须提高单位负责人的责任感.

一个绅士爱钱,把钱弄对. 挪用公共资金进行财务管理打破了纪律底线. 不能容忍这种行为. (小华,何玉荣)

作者: 小华何玉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佰盈股票配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0565120.com/2710.html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Q:18883090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QQ:188830909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