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基金经理“老鼠仓”: 处以482元的股票交易额罚款10万元

私募基金经理炒股如何避嫌_私募经理 收入_私募经理

最近曝光的私募股权基金从业者的“老鼠仓库”案有点多.

福建宏腾资产的基金经理严彩光刚刚被曝光. 此人利用未公开的信息购买了六只股票. 不到五个月的营业额为98.67万元. 有点尴尬的是,利润仅为482.68元(这个回报率有点低). 不仅没收了482.68元的非法收益,而且证券监管局还因为这种“鼠害”行为而罚款10万元.

90年代后的基金经理“鼠标仓库”交易近一百万

不足500元

福建省证券监督管理局于6月15日发布了今年的第3号行政处罚决定配资网站,显示严彩光90岁以后涉案. 他于2016年10月加入了名为“宏腾资产”的私募股权基金,自2016年11月26日起,他担任“鸿腾一号”和“鸿腾财富”两个私募基金产品的基金经理和交易员. 他负责投资决策在线股票配资,订单下达,风险控制以及相关交易信息的知识.

从2016年11月28日至2017年4月25日,严彩光在“洪腾证监会”之前,同期或之后经营在兴业证券济南泉安路证券营业部开设的证券账户. 1,“鸿腾财富”购买了“三六五网”,“经纬纺机”,“航天通信”,“金牛化工”,“兴业股份”,“天津港”等6只股票,总交易价值营业额为9872.3万元,利润为482.68元.

上述非法事实得到足以确认的相关证券账户信息,证券账户交易信息,计算机硬件信息,相关人员查询记录以及与证券交易所有关的数据信息等的支持.

《基金法》再次成为惩罚的依据

值得注意的是,《基金法》再次成为本案的惩罚依据.

《基金法》第二条规定: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公开或私人筹集资金设立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基金),由基金管理人管理. 为人民利益,证券投资活动受本法管辖;未为本法规定的证券投资活动受“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和其他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第三十一条《规范非公开募集资金管理人的具体办法,由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机构制定. 遵守本章的原则. ”

福建省证券监督管理局认为,阎彩光作为“宏腾一号”和“宏腾财富”的基金经理和交易员,利用自己的职位来了解两次基金交易的股票信息并经营自己的证券. 之前,同一时期或之后,同一股票在两个基金账户中进行交易,其行为违反了《基金法》第一百二十三条第一款和中国证监会《证券监督管理暂行办法》. 私人投资基金(证监会第105号命令)第23条第(5)款的相关规定构成使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的非法行为.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况和社会危害程度私募基金经理炒股如何避嫌,根据《基金法》第一百二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福建证券监督管理局决定责令严彩光纠正并没收违法所得482.68元,并处以10万元罚款.

颜彩光还是宏腾资产的小股东和法定代表人

中国基金业协会的私募基金备案信息显示,阎彩光不仅是基金经理,还是宏腾资产的法定代表人. 工商注册信息显示,颜彩光仍然是宏腾资产的小股东.

协会备案信息显示,宏腾资产成立于2015年6月,并于同年7月提交中国基金会. 当前,有3种产品归档. 其中有两个由颜彩光管理.

此外,严彩光还被注册为宏腾资产的法定代表人,还暴露了90年代后基金经理的履历. 从2011年到2012年,他在经纪业务部担任实习财务经理,之后进入了私募股权投资助理,然后转任至资本运营研究学会,担任投资部副主任. 2016年10月,他前往宏腾资产担任基金经理. 我没想到他加入公司后不久就会开始购买他管理的基金的股票. 从事“鼠标仓库”.

私募基金经理炒股如何避嫌_私募经理_私募经理 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工商注册信息显示,颜彩光也是宏腾资产的少数股东.

福建致远资产员工“老鼠仓”被罚款100,000

除严彩光外,自6月以来,还有两家私募股权基金从业者的老鼠仓受到了监管处罚. 其中之一是对福建致远资产公司的“小鼠仓库”处以10万只鼠标的罚款.

6月11日,福建省证券监督管理局也发布了今年的第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并经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核实:

2016年9月,成立“福建致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建die第一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以下简称“建die第一”). 2017年1月,成立了“福建致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剑二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以下简称“剑二二号”).

“简·蝴蝶第一”和“简·蝴蝶第二”是通过以非公开方式从投资者筹集资金而建立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 福建志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志远资产)是上述两项基金. 管理员. 王某平是两位基金投资经理,负责具体的投资决策和订单交易. 万兴义是致远资产的一名员工,与福建省三明市的王某平合作已有很长时间.

王兴平和万兴义将讨论“简一第一”和“简二第二”证券账户的交易决策,万兴易知道相关证券账户的帐号和密码;在授权下,万兴益下达了经营“剑蝶一号”和“剑蝶二号”股票交易的命令,并了解了相关交易信息.

2016年9月19日至2017年3月13日,万兴艺先于海耶证券三明里东街证券营业部和海通证券三明里东街证券营业部开立证券账户. ,分别从“建地一号”和“建地二号”购买了“东方日升”,“捷顺科技”和“中科三环” 3只股票,总买入金额为4,761.5万元.

福建省证券监督管理局认为,万兴益作为一名基金从业人员,利用其职务便利性来了解“简一第一”和“简二第二”交易对象的股票信息,并对其进行操作. 在“同一时期”或“同一时期”使用同一股票交易“ Jane Butterfly No.1”和“ Jane Butterfly No.2”帐户中的股票,违反了《基金法》第123条的第一款和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证券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证监会令第105号)第23条第(5)款的有关规定构成使用未公开信息进行股票交易的非法行为.

私募经理_私募基金经理炒股如何避嫌_私募经理 收入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况和社会危害,根据《基金法》第一百二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福建证券监督管理局决定责令万兴义纠正,并处十万元罚款.

范德基金女CEO与两名员工的“老鼠仓”交易达到6.07亿元:

亏损203.7万元,罚款100万元

6月5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对刘晓东,杨伟和李汝白作出行政处罚决定. 中国证监会发现当事人有以下违法事实:

首先,刘晓东,杨伟和李鲁博知道基金组帐户中未交易的标的股票的信息

(1)基金控制证券账户的情况

Vande基金于2015年1月7日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注册. 刘晓东是Fande Fund的雇员. 2014年8月至2016年2月,他担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自反德基金成立至调查期间,他一直是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杨伟是反腐基金的投资经理,李如白是反腐基金的交易员.

由范德基金控制的账户包括范德幸福旋转基金,范德幸福第二阶段基金,范德幸福黄金矿业基金,来鼎天道巨富基金,幸福轮值88基金和范德幸福四轮移动基金,范德幸福星基金,返德幸福建国基金,返德幸福战略并购基金,返德幸福CPA趋势追踪基金,返德幸福龙之路基金,返德幸福MOM基金等户(以下简称返民基金). 除了担任反贪幸福轮换,反贪幸福金矿和雷鼎天岛巨富等三支基金的投资顾问外,反贪基金还担任基金经理,并根据相关协议管理基金资产. 范德幸福轮流第二期由范德基金管理,2015年5月至2015年7月,范德基金和深圳市拳击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于2015年8月至10月,以及2015年11月至2016年全部管理深圳市拳击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提供.

返德幸福轮换和返德幸福金矿的经理是深圳市华银景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但两户的投资决策和交易业务始终由返德基金负责. 雷鼎天道举付的经理是浙江鼎扬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他委托范德基金进行决策和交易.

(2)刘晓东,杨伟和李鲁博知道基金集团账户交易账户相关股票的未发布信息

私募经理_私募基金经理炒股如何避嫌_私募经理 收入

开立上述由范德基金会控制的账户后,范德基金会的投资顾问刘某成通常会制定投资策略规则并进行重大决策选股. 其中,刘某成从2015年初至2015年底主要进行决策和选股,2015年末至2016年5月,投资经理杨伟及其助手戴某亮执行了投资策略规则,并进行了一些决策. 股票选择.

交易股票的具体过程是,刘某成在进行重大股票选择后,通过微信集团向杨伟等人发送了包含行业,股票类型,持仓等信息的交易指令(“时间动作记录范德”组”). 杨伟根据具体情况决定买入或卖出的时间,或者根据投资策略选择股票后,将指令分发给李鲁博等商人. 刘晓东,杨伟和李鲁博都在微信群中,从2014年底到2016年10月,杨伟每天都会通过微信向刘晓东报告股票交易情况. 相关股票的未发布信息.

3. 案件发生期间,“刘晓东”账户与Vander Funds集团账户之间的趋同点

从2015年5月1日至2016年5月31日私募基金经理炒股如何避嫌,杨伟安排李汝白在以下时间段(通常在同一天)之前(通常在同一天)进行操作或亲自操作“刘晓东”帐户: 基金控制在基金组帐户中进行交易,以相同的方向交易相同的股票,刘晓东有时也会跟随基金组的帐户操作自己的帐户. 根据上海和深圳证券交易所提供的计算数据(不包括2015年8月1日范德幸福轮流第二期账户第一阶段之后的融合交易数据),“刘晓东”之间的交易趋同. ”账户和范德基金集团账户如下: ““刘晓东”华林证券信托用户共交易了73只股票,交易金额为人民币164,472,900元. 融合交易为64只股票,占融合交易数量87.67%,融合交易的交易价值为152,772,700元,融合交易的交易价值为92.73%;“刘晓东”国信证券股票交易共253笔,交易价值为736,495,500元,融合交易为163股,融合交易数占64.82%,融合交易交易量为454,494,900 y uan,融合交易金额占比为61.77%. 在此期间,“刘晓东”账户和由范德基金账户控制的范德基金集团账户在股票交易中具有高度的趋同度,总趋同交易价值为6.07亿元,占67.43%,融合交易中的股份数量占69.63%,共计亏损203.7万元.

上述非法事实可以通过当事方的陈述,证人证词,证券账户信息,银行账户信息,证券账户交易信息等加以证实.

中国证监会认为,作为基金从业者的刘晓东,杨伟和李鲁博,利用自己的仓位来了解Vantex Fund Group交易的标的股票未披露的信息,并共同经营“刘晓东”. 早于或早于基金组相关股票交易的帐户,并且其行为被怀疑违反了《证券投资基金法》第123条第一款, 《私人投资基金的监督管理》(证监会令第105号,(以下简称“私募管理办法”))第23条第(5)款的有关规定构成对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的非法使用. 刘晓东,杨伟和李鲁博在非法活动中的角色,刘晓东应承担主要责任,杨伟,李鲁博应承担次要责任ty.

根据当事人的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况和社会危害程度,根据《证券投资基金法》第一百二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

刘晓东,杨伟,李如宝被责令改正,处100万元罚款,其中刘晓东被罚款70万元;杨伟被罚款20万元;李汝白被罚款十万元.

可以看出,自六月以来披露的三起私募股权从业者“鼠鼠仓库”案件,监管机构已根据《基金法》对有关各方进行了惩罚.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佰盈股票配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0565120.com/1835.html

作者: 股票配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Q:18883090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QQ:188830909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